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奇瑞转型三问积极响应转变经济发展方式《新闻》保温服

2020-11-22 04:58:53

奇瑞转型三问 积极响应转变经济发展方式

奇瑞的转型,是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积极响应,其对创新与国际化的着力追求,也是对“发挥科技支撑作用”与“加强国际合作”这两大转变途径的有力实践——

很少有哪家自主汽车企业能够如奇瑞这般,自诞生第一天,便以激情活跃的经营理念与特色鲜明的丰富产品,在国人心目中烙下“国产先锋”的深刻印象。然而也正因如此,这家堪称中国汽车产业纯度最高的自主“样本”,在提出并践行“转型”战略之后所表现出的沉静与寡言,又让人倍感陌生与不解。

于是,我们决定走进奇瑞,从逻辑最简单的三个角度寻求答案,并同时思索这样一个问题:选择转型,仅仅是单个企业图强谋大的策略调整,还是这个行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都要面临的选题?

低端盛世,渐行渐远

15年前,当尹同跃站在芜湖经济开发区一片杂草丛生的荒芜之地上,向人们描绘奇瑞的未来时,自信如斯的他也绝对未曾料到,刚刚起步的中国汽车市场会在随后短短的十多年时间里,实现如此炽热的爆发。而他接手的这家出身“草莽”、险些得名“成功”的地方汽车厂,会一跃成为自主品牌的一面旗帜。

15年来,奇瑞的成绩有目共睹。可以说,沿袭业已成型的成熟经营模式,站在过往优势上的奇瑞,依旧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做到“衣食无忧”,依然能够继续在追逐规模量化的竞争中保持领先身位。惊诧的是,奇瑞“无事生非”般地给自己来了一场切入体肤的转型手术,令人疑惑不解。

“随着产业和消费者的升级,我们在国内低端市场的目标客户和市场空间不断减少。而只要中国汽车产品的质量和品牌仍然上不去,那么除了本国以及南美等一些新兴国家,全球市场剩下的另一半发达市场我们依然进不去。”对于转型的缘起,奇瑞董事长尹同跃给出了简洁的解释。汽车专业出身的他,非常敏锐地看到了这样的事实:单单依靠技术一个方面的创新已经不行,要实现对产业更高层面的抢滩登陆,企业必须要有一套全面、完整的自主创新体系。

提到自主创新,对于草根出身的自主品牌来说,可谓从无到有的起家之本,安身立命的唯一铁律。就像无论何时谈及奇瑞的技术研发史,都可追溯到创业初期,在摒弃外援的条件下对那条进口老旧发动机生产线的“中国式改造”。

时过境迁,再依靠当年“大干50天”之类的集体运动和各个击破的攻关模式,在当下专业化程度要求极高的研发领域,已鲜有效用。

“一个零件我们已经能够做到99.9%合格,但汽车是2万多个零部件构成,按照相乘的关系,组装在一起的结果将可能是80%以上的不合格。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予以保证。”尹同跃说。

凡事破旧立新最难。同理,让已经习惯了粗放式增长的企业各环节迅速转变观念,绝非易事,尤其是研发部门。以往几大研究院并列割据,是为了更多地研发产品,迅速投入需求旺盛的市场,实现规模。但这样的机构设置也有一个弊端——难以做强。在整个产业迈入新阶段的关键时期,这些根深蒂固的惯性思维,将阻碍企业变革种子的散播。

2010年5月1日,北京车展考察归来的尹同跃,召集所有高管闭门开会。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:过去的那一套,现在还行不行?

“在车展上,我们着重对比了两家我们长期关注的企业及产品,发现两家企业出现了差距,深刻感觉到即便是再大再成熟的企业,只要对创新、对质量稍微出现放松,便很容易陷入困境,何况我们。”尹同跃说。

据奇瑞副总经理陈安宁回忆,当时包括尹同跃在内的高管团队,足足讨论甚至是争吵了三天,最终决定放弃过去多产品快速上市的老路,统一了“要做精品”的认识。

除了产业进入新阶段后的大势所趋,熟识奇瑞的人都会明显感受到,之所以于“盛世”发“危言”,归根结底还源于奇瑞骨子里那份居安思危的本能基因——从一家地级市政府小额投资、靠出让股权才借到“准生资格”的无名小辈,走到今天自主品牌阵营的主力地位,如果缺少敏锐、准确的前瞻判断与谨慎、自省乃至狡黠的行事风格,是绝然无法实现的。

一里一外,两根支柱

如果说针对产业新阶段的未雨绸缪,回答了转型缘起的问题,那么接下来将会有更多人表达疑虑:在当前外资、合资品牌下侵低端,竞争日益短兵相接的市场形势下,自主品牌如何能够在保证生存的同时,快速踏上这条国外同行经历了几十甚至几百年才走完的路?至少在尹同跃这位中国汽车圈“淮军”的代表人物身上,我们看不出太多的踌躇与凝重。在他眼中,奇瑞用以支持转型的最大财富,就是“已经把别人犯过的错误都犯过了”。言下之意,看似贸然的转型,实为深思熟虑的慎重决断。

家庭装修风格

该怎样去避免结构拆改的典型误区

广州房屋装修价格

装修哪个公司好

友情链接